星期二, 9月 02, 2008

品女人

創意經典3之1
品女人
周芬伶  (中時20080902)



 最近「品人學」大興,大多是商場為知人識材而用,其實品人是件富於美感又利己的事兒。易中天品評的對象大多是真人,也大多是男人,對女人略而不論,女人才難品評,除去容貌與名氣,女人的差別跟男性一樣多。

 世說新語
 中國的品人書,較早且較有系統的的是《世說新語》,從容貌、風采、談吐、胸襟無不顧及,裡面唯一品評的女人是謝道蘊,她是宰相謝安的姪女,安西大將軍謝奕的女兒。《世說新語》中記載:謝道蘊十四歲時,在一次冬天家族聚會,窗外正大雪紛飛,謝安一時雅興大發,問在座的謝氏晚輩們:「飄飄大雪何所似?」謝道蘊的堂哥謝明搶著說:「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蘊想一下,才說:「未若柳絮因風起。」此兩句相比可看出謝道蘊的才思過人,作者使用對照的手法,分出才智與文筆之高下,也抓住才女的驚鴻一瞥。之後「詠絮才」就用來讚美有文才的女子。《紅樓夢》有一首詩:「可歎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詠絮才」暗喻著林黛玉與薛寶釵的命運。

 虯髯客傳

 唐傳奇中寫女性的不少,品評男女的經典當屬《虯髯客傳》,可說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英雄專論,李靖是辨才無礙,策士型的英雄;紅拂女是慧眼識英雄的英雄,也是果敢的女性;虯髯客是慷慨解囊成就他人的英雄;李世民是睥睨一切的真命天子,然他「顧盼煒如」的瀟灑風采,見之令虯髯客心死,到底是什麼樣的魔力呢?作者雖然受命相之說影響,但他看人,一看談吐,二看眼睛與頭髮,後者是精力與生命力的象徵,虯髯是小捲的大鬍子;紅拂是髮長委地,李世民則是目光如炬,我見過的天才,髮量要嘛極多要嘛極少,眼中有精光的通常腦力驚人,可見有點道理;作者聰明的是沒給他們一張臉,可供我們作無盡想像。可見看人看臉是不準的。

 金瓶梅的眾女相

 《金瓶梅》也是一本品評女人的書,評的是世俗風味的女人,裡面透過看相品評女人,吳神仙說:

 女人端正好容儀,緩步輕如出水龜;行不動塵言有節,無肩定作貴人妻。(吳月娘)

 這是傳統女相學的歌頌者,吳月娘是貴婦型,令我想到何莉玲,白嘉莉,剛好都有個莉字,薛凱莉好像是半個貴婦,反正名字有個莉字不差。柔若無肩不好穿衣,但肯定是古典美人。我的大學同學戴絲與小銳都是這型,她們還有《大亨小傳》黛絲的響著銀鈴的美聲呢!同樣是無肩女,水龜步,戴絲較像貴婦,早早的嫁作醫生婦;小銳則下場淒涼,婚姻不幸,可見也不準。

 額尖露背並蛇行,早年必定落風塵,假饒不是娼門女,也是屏風後立人。(李嬌兒)

 這樣的女人現在不是麻豆就是紅歌星,麻豆踩的不是蛇行步嗎?而且常從屏風後走出來,額尖是額低或美人尖?有個學姐美人尖,在國外大學教書,充滿知性美,滿世界跑,南極都去得,是令人佩服的烈性女子,以傳統命相學來說,勞碌的職業婦女都不算好命,可家庭婦女那才真叫苦呢!

 口如四字神清徹,溫厚堪同掌上珠;威命兼全財祿有,終主刑叫兩有餘。(孟玉樓)

 我真的見過口如四字的女人,她的兩頰豐滿,嘴唇豐滿,就像裘莉安吉莉娜,或郁方,愛吃會吃,超愛享受,的確是三千寵愛集一身的楊貴妃,可是財多身弱,身體的病痛想必折損不少福份,人哪,哪有個完美?

 舉止輕浮惟好淫,眼如點漆壞人倫;月下星前長不足,雖居大廈少安心。(潘金蓮)

 眼如點漆通長聰明,古時有潘金蓮,現代有陳寶蓮,真個是從頭看到腳,風流往下流,從腳看到頭風流往上跑,尤物一個!瑪麗蓮夢露也算吧,但我為她們叫屈,長得美何辜呢?

 花月容儀惜羽翰,平生良友鳳和鸞;朱門財祿堪依倚,點把凡禽一樣看。(李瓶兒)

 這算是平庸又平順的美女,女人當作李瓶兒,人緣好無災無難,衣食無憂,是男人的紅粉知己,女人的良朋好友,因為她的美不太美,無威脅性,這樣的人誰不喜歡?但有人羨慕嗎?

 燕體蜂腰是賤人,眼如流水不廉真;常時斜倚門兒立,不為婢妾必風塵。(孫雪娥)

 燕體蜂腰是小size美女,最近個兒嬌小的明星都很吃香:小S、張韶涵、周迅、蔡依琳、楊丞琳、林依晨……,都沒啥不好,眼如流水的真見過一個,很有師長緣,男女通殺呢!

 天庭端正五官平,口若塗朱行步輕;含庫豐盈財錄厚,一生常得貴人憐。(春梅)

 鏡花緣、紅樓夢

 口若塗朱的女人現在少見,大家都塗唇膏,看不見囉,天生紅唇的,五官端正的美女,女中時期見過,真的是萬人迷,功課平平,後援會相當浩大,令人羨煞!以上見是二十九回,吳神仙為西門慶一家看相,他自謂善曉麻衣相法,可見當時的人如何迷信命相之說。在古典小說中開品評女人之風氣,後世的《鏡花緣》、《紅樓夢》,前者擴大之,後者反叛之,有關十二金釵大家談得夠多,不必錦上添花,作者寫出女人的靈性,實有會心與慧眼。年少時喜歡林黛玉與史湘雲,現在喜歡劉姥姥,幽默最可貴,老了反而才有平等、自由、博愛,哈!我看女人,第一看氣質,秀氣比美麗好,靈性比才性好,豪情比多情重要,秀氣而不豔麗通常較有理性,靈性女子如解語花,豪情則愛人如己,秀氣、靈性、豪情兼具,在我心目中有居禮夫人、秋瑾、芸娘。許多人愛芸娘,愛她的多情、性格,我愛她的善解人意,還有變男變女的酷兒行徑,還有她不擅治家,不合公婆的意,還有憂鬱,貧苦多病,坎坷,裡面有真實的人生。

 腐女的條件

 不過來到崇尚扁平輕薄短小的今天,令人百感交集的是這些品人術可能都有點過時囉,今日的男女的關係既不如同,連雌雄都難以分辨。古代那種警句式的品人詩在今天大概會變成像是簡訊那樣的東西吧,而簡訊種種的特質之於今日的生活倒也是個很重要的隱喻,一切看起來都有點油又不會太油!我最近較愛的簡訊是:「磨女的條件:愛你千遍也不願意!」,或:「廢宅必殺技:要使用魚翔拳!」許多廣告標語都愛講「未來就是現在」,站在這個看似即將終結歷史的星光大道上撫今追昔,套上宅世代很油的品人學slogan,不禁令人納悶:賈寶玉算不算嫩呆(numb and dull)?林黛玉是不是國色天香的宅女兼干物女?竹林七賢都是愛在樹林裡搞轟趴的尼特族兼高等遊民?宋徽宗是喜歡畫畫做木工的隱蔽青年兼廢業青年?喔,還有假如潘金蓮有賣過豆腐的話,那麼理所當然她定具備「腐女的條件」囉!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