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13, 2007

敵我意識的選舉生活

  昨天早上開會,店長分享他前天去坐貓纜的心得。他覺得貓空已經變得又髒又亂,配套措施不足,觀光區卻任由沒有好服務品質的商家在那裡。而且去的那些阿公阿媽又亂丟垃圾,還插隊。他覺得台灣沒有再更往前走,是上一代的阿公阿媽不進步造成的。

  霞姐馬上回:「那些都是中南部上來的吧?」

  店長停了兩秒:「我不認為都是中南部,我覺得他們都一樣」

  店長是外省公務世家出身,而霞姐也是外省人出身。年紀差了近十歲。但想法的寬度卻有不同。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有色眼鏡,只是顏色的深淺而已。

  人會受歷史經驗的影響去戴上那副有色眼鏡,而這些偏見是自我主觀的認定,還是真有其事?把這些帶有偏見的人集合起來,就能在政治上達成一定的效果。就像我昨天中午去社區中心做老人愛心便當的外送,一個鮮然是本省籍的大姐說看不下教育部主祕莊國榮的言詞,這次一定要全部投國民黨。而另一位媽媽看到羅文嘉的宣傳,就說很討厭他,要投李慶安,因為李慶安每次社區旅遊都會派助理來陪著(所以羅是必敗無疑)。但也有另一問題,他們不知道第二張政黨票是幹麼的。我解釋了一下那是不分區立委的席次,她可以把區域立委票投給李慶安,政黨票投給其他黨。結果呢?她說其他那些黨是什麼,她又不認識,她會投給國民黨。

  唉,台灣政治不進步,真的就是上一代這群五十歲以上的人造成的。這群人吃飽閒閒,也不多花一丁點時間了解政黨票的意函。這次立委選舉,看來還是這群意識型態強烈的選民在主導政局。兩群互相帶強烈有色眼鏡的人在較勁,有自我主觀,有受歷史經驗影響,受制於「敵我意識」的長輩,把他們的價值觀往下傳,加上媒體推波助瀾,讓政客有更容易的操作空間。

  最近家母比較能聽我的話,把大話新聞給轉掉,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母親做了明智的抉擇。但有多少藍軍的人,要看2100來折磨自己的腎上腺?坐在沙發上,什麼都不做,任由政客來操弄,不願花一丁點時間去看看政黨票的含意,看一下其他小黨的政見,撥一丁點時間去了解其他小黨的訴求。難道,我們這群五六年級又要讓七八年級的說「台灣沒進步是上一代太混」嗎?

  當然,也希望有些很好的行銷團隊,可以幫小黨在網路上做些簡單易懂的出色宣傳,讓人快速了解政治速求。我想才是小黨壯大的法門。至於這些小黨能否壯大,有時侯是看機緣了。

3 則留言:

  1. Mr.Seaver8:52 下午

    台湾人好像对政治很关心
    大陆人也会议论政治
    但是不会像你们那样... ...热忠于参政
    在某种意义上 挺羡慕你们的

    顺便说一句
    这次计划去旅游
    完全是漫无目的的
    很多人都劝我不要去武汉,说那里没有什么好玩的
    但是 我还是想去看看那里
    没有理由
    也许是因为小学的时候课本上有一篇课文叫《武汉长江大桥》吧?
    呵呵
    但愿这次旅行会有很多收获
    如果让你选择一个大陆的城市去旅行
    你会选择哪个城市呢?

    回覆刪除
  2.   大部份的台灣人只會議論而已,並不會拿出實際行動出來做。因為那一段路已經有很多人幫我們走過了。現今的政治環境中,只是要公民多一點點參與而已,我只是比較願意多花一丁點時間的人。但要我全職來搞我可不幹。
      大陸的城市,我比較想再去一次杭州,延著西湖慢慢地走。那的風景真是漂亮。

    回覆刪除
  3. 「討論」政治不等於「參政」

    和其他人意見交流有助於弄清楚自己對政治議題的看法,但這並不等於自己就是要跳出來,當個什麼長、什麼委員,實際動手幹事,正常民主社會中的人討論政治是為了讓自己在選舉或公投時拿定主意。我想台灣人也不例外。

    至於「我覺得政客很無恥」或「政治好亂」這類純粹情感用語,沒啥推論過程可言的發言,個人不把它列入「討論政治」的範圍之中。

    回覆刪除